广州书友图书有限公司
新闻详情

不走“高考工厂”这条路,一样可以去罗马!



如果不让你参加高考了,你会走哪条路呢?

高考竞争压力大如此之大,

万人同挤独木桥,胜负难料。

你每天忍受着“高考工厂”的管理模式,

生活中只剩下“高考”二字,

这样真的是你想要的吗?

鲁迅说:“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就有了路”,

只要你敢于踏出第一步你照样可以去罗马。

这世上的路除了高考还有小高考和高职自招




1              
究竟是什么?

“高考工厂”管理模式


   

“高考工厂”模式是封闭式、军事化管理

学校实施严格的封闭式、军事化管理;

视学生为学习机器、考试机器,节假日及休息时间多为学生上课、补课所占用;

学习方式主要是围绕高考科目而展开的魔鬼式训练,非高考科目基本边缘化;

主张高分是硬道理,不注意学生的个体差异,难以因材施教。






1                
原因是什么?

“高考工厂”管理模式


“高考工厂”模式是教育资源配置失衡


  高中阶段学校办学条件差异明显,城乡教育差距显著成为不争的事实。 农村教育资源远不比城市,高考竞争实际上是城乡学生处于不同的起跑线上。在过去高考形式单一的情况下,农村学生通过刻苦攻读可以取得高分,进入重点大学,而当高考形式日益多样化,越来越关注学生各方面能力的时候,刻苦的因素在高考成绩中所起的作用就有所下降,学生的家庭资本和所在区域的教育条件所起的作用越来越大。

在城乡教育差异悬殊背景下,毛坦厂中学和衡水中学可谓是落后地区基础教育“逆袭”的典型。安徽偏远乡镇上的毛坦厂中学被称为 “亚洲最大的高考工厂”,每年高考本科上线率达到 90%以上。 2013 年河北衡水中学 104 人升入北大、清华,囊括河北省文理科状元。

毛坦厂中学和衡水中学不断创造一个又一个“高考神话”,媒体将此类中学称为“高考工厂”,不仅规模大,吸收大量农村生源和社会底层子女,而且升学率极高。



1              
该反思什么?

“高考工厂”管理模式





“高考工厂”模式反应社会底层的教育焦虑


在阶层固化趋势日益凸显的背景下,社会底层向上流动愈发困难,优质高等教育机会竞争日益激烈,多样化高考招生改革在某种程度上增加了社会底层子女获取优质高等教育资源的难度,高考改革应听取利益相关者的声音,满足社会底层子女获得优质高等教育机会的要求,实现向上流动需求。

在不同的社会结构中, 其位置的容量是不同的。社会结构的变动,从深层次上折射社会结构既定利益格局重组和阶层利益关系急剧变化的过程。社会学者李强认为当前我国社会结构是一种倒丁字型,农村人口构成倒丁字型社会结构的一横,是巨大的处在下面的社会阶层,而城市人口更多是构成倒丁字型结构的一竖的社会阶层。大量社会底层处于社会结构底部位置,社会中下阶层向上流动困难较大,当下的“富二代”“贫二代”就是社会流动固着化的集中表现。

  代际间发生职业改变、地位升迁的机率降低,突显了先赋性因素在社会流动和分层中的决定作用。社会资源先天性缺失而又得不到公平教育机会保证的底层子弟,升迁的难度将数倍于“富二代”阶层。当前社会阶层分化较为明显, 优质教育资源不断向社会中上层集中,教育资源配置的差异影响优质高等教育机会的获得。